韩寒作品集:长安乱

摘要


《长安乱》武林纷乱,朝廷为了掩盖真相,坐视不理,一时间豪强并起,争夺武林盟主的宝座,首当其冲的就是武林两大门派少林和武当。少林派中有一个五岁进入少林的少年,这个少年身怀异禀,天赋不同,玩世不恭。在纷纷扰扰的江湖恩怨中,他从小到大目睹了太多的门派仇杀。他十八岁下山闯荡江湖,一个神秘的老头改变了他的生活。他得到了老头赠送的当世奇兵,并用它夺取了武林盟主的称号。可是他却最终选择了归隐山林。到底是什么在左右一个少年的命运呢?到底是什么是这个少年释然最为珍视的东西呢?

基本信息


书名韩寒作品集:长安乱

作者韩寒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8月1日

页数24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01087726

品牌杭州果麦

内容简介


韩寒唯一武侠风格小说,荒诞叙述,风格迥异。2014全新修订升级,韩寒亲写书名,中国风元素,特殊装帧方式,独具风格尽显古意,堪称史上最具珍藏价值的独一无二版本。“一个人,就能长安,一帮人,就要乱。”

作者简介


韩寒1982年9月23日,生于上海金山区亭林镇。作家---自本世纪初出道,韩寒14年以来始终保持在中国最畅销作家TOP3之列1997年在《少年文艺》发表作品;1999年凭借《杯中窥人》韩寒获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次年蝉联;2000年出版长篇小说《三重门》,累计销售600万册;2001年《零下一度》;2002年《像少年啦飞驰》;2003年《通稿2003》;2004年《长安乱》;2004年《五年文集》,韩寒作品有法国、韩国、香港、新加坡、台湾、日本版本,其中法国版本获得法国2004年10月法国最畅销图书;2005年《就这么漂来漂去》;2006年《一座城池》;2007年《光荣日》;2008年《杂的文》;2009年《他的国》《可爱的洪水猛兽》;2010《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以及韩寒其间的片段集《毒》《草》,均登上各畅销书榜,韩寒作品已被翻译成十余种语言在全球出版;2010年9台湾出版韩寒博文集《青春》《出发》;2011年11月《青春》;2012年7月杂文集《脱节的国度》在香港书展发布;2013年1月《我所理解的生活》。杂志及电子杂志主编2010年韩寒主编杂志《独唱团》,销售200万册,因政府原因停刊;2012年韩寒主编监制APP《ONE一个》,上线当日位居榜首应用,现装机量2000万,活跃用户600万;2013年韩寒主编文艺杂志《一个》,9月创刊号《很高兴见到你》60天销售50万册。韩寒博客:世界第一博主韩寒微博:转发评论数惊人,新浪微博2012年热搜词第一名赛车:中国场地、拉力双冠职业车王音乐:优秀的歌手和词作者国际影响:中国最有国际知名度的青年之一

图书目录


序正文后记

文摘


我出生未知,父母不详,却不知为何有一个师父。我从小受困,四面高墙,一样不知为何。我懂事的时候命运安排我目睹武林中最浩大的一场比武。当时江湖中有两个派系,便是少林和武当。少林的势力比武当强大一点,因为大家都觉得长头发很难打理。少林信仰佛教,抛去一切的表面或者深刻,年幼的我觉得它讲究的是“忍”字,派中高手和普通人的区别就是“忍”的度,高手的出手总是那么时机恰当,有时候一样的事情在不同时间做会有不同的效果。师父写下:时,空,皆无法改变,而时空却可以改变。这很难理解,我的早期理解是一个逗号可以改变一切。师父说:不,你仔细看。我说:上句和下句就一个逗号之差别。师父说:你只看到表面,你仔细看,差别不只一个逗号。从日落到日出,我将手上捧的俩字看到快不认识了,师父将我叫入房中说:你看出差别了吗?我说:我只看出一个逗号的差别。师父说,你已离答案很近,但是离答案越近,便越容易找不到答案。我跪在地上请求师父参破。师父说:看,其实是两个逗号。少林武当的恩怨由来已久,分歧愈发明显后,少林内部便更加严格。秋天时候,师父下令统一江湖中所有少林子弟的服饰,但是麻烦随即而来,服饰统一后,坊间便有伪造,一些人购得少林服饰后,打劫拐骗,严重蛊惑民心。师父十分疑惑,为何没有人冒充武当?我说,武当上下皆是便衣,不过师父宽心,武当作恶多端,已经不需要冒充,而少林形象一向很高,所以才会有人受骗。师父听了没表情,觉得外表只是次要,而外界纷扰,清者自清,关键在修行上要和武当有所区别。“忍”字是种技巧,刃悬于心,退一寸不成忍,进一寸不成仁。我们静静思索忍的度。其实忍字不难,不就是憋着吗,关键是“度”难以掌握。倘若出手太早,我等便和武当没有区别,这是少林的大忌;倘若出手太晚,我等已然被打死,自然很愚蠢。我的师兄叫释空,师父应该很不喜欢他。他的身世很特别。我们一起出去,最先动手的永远是他,关键是他并不具备我佛精神,不光在我们中间他最先动手,甚至在敌我之间他都是第一个。我想,他是只记住了师父一万多句话中的一句: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并且是后半句。江湖中群龙无首的时候看似很乱,但群龙有首的时候其实更乱。我记忆中的那场比武很乱。大家靠口口相传,此事已经成为全国轰动的事件,圈内圈外更觉得这是今年唯一具有观赏性的赛事,只是人多口杂,在传播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不可避免的误差。好不容易统一了时间以后,地点上又出现了很多的传说,有说在府前广场的,有说在城外竹林的,有说在望江楼外的。而当时皇帝对张贴布告管理很严,所以传说只能如此继续。那天,长安城大乱,城中各大广场竹林妓院客栈饭庄前都出现了千人以上围观人群,自发组成很多堆,各自坚信将目睹世代的交替。武林中的想法是,比武在城中最高的地方举行,这样方便大家见证。长安最高的点莫过于朝中宰相开的怡春阁,可是当时楼下居然只有一些圈内人。为了权威和公正,大家决定将决斗推迟两个时辰。我记得很多少林的人都在城中宣传,决斗真正的地点是长安城最高的地方。江湖虽然是少数人的,但是江湖要多数人都看见。两个时辰以后,负责传话的释空告诉我师父,怡春阁下依旧人群稀少。师父对我说:你看,任何事情都要当机立断,不能一再拖延,和很多人有关联的,更不能一变再变,否则,谁都会对你失去信心。今日的决斗本是天下大事,可是民心已失,结局无论怎样,都在历史上有所遗憾。说完,又有消息传来,城西一棵千年古树下围了上万人。师父当时很诧异。有人向他提议,那场比武可以移到那里举行,毕竟人少好迁移。师父说:不能在树上打,万一掉下来,那怎么办?长安再好也好不过这屋顶,告诉他们,在怡春阁屋顶上,朝廷就不管了,人那么多,朝廷也不好管。口信发出去,民众又纷纷向怡春阁涌来。那时我觉得,其实人民是愚蠢的。少林的当家人慧竟和武当的当家人刘云此时已经从梯子上走上屋顶,两人对视站着,手背在身后,很威风。时辰到后,俩人的衣服都被风掀动了一下。我看见刘云掀起手掌发了暗器,慧竟微微闪了一下,那针刺入屋顶雕龙中,从龙额头刺入,却从龙须中探出针头,可是终究无力为续,卡在龙雕中。我看见慧竟用手指抽出镖,应该完全没有想到那针很阴险,没那龙头挡着还能回来。那一镖极为隐蔽,我只能从他的袖口扬了一下判断镖已出手,而且速度应该很快,只是有点歪,擦破了刘云的耳朵。速度准度和隐蔽程度一直很难三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下面围观的人大喊:快动手啊。师父问我:几招了?我说:两招,如果我们的镖没有毒,那应该没有胜负。师父说:我们的镖没有毒。我问:为什么我们的镖没有毒,寺里有很多天下奇毒的方子,用了我们今天就赢了。师父说:毒别人的,终将毒到自己。而且镖没出手前,自己离危险是最近的。刘云伸出手掌,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向慧竟猛冲过去。慧竟往后退了一步,但是我看见他脚尖触到瓦块的一刹那,那片瓦块移位比正常要大,而慧竟那步应该很用力,因为要支撑住身体,接刘云那一招。我感觉那片瓦会松塌。那一步后,整片瓦都陷了,慧竟没站稳,从屋顶上往下滚。过程中,我看见他一直伸手要扒住瓦片,可是瓦片的方向和结构注定只能被掀掉。一声巨响后,慧竟从屋顶上摔下来,腰撞到围墙,重重跌在地上,昏迷不醒。

后记


其实如果后记和前言是一个人写的,那是很没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我相信,这些是可以并起来的。只是对于我而言,在一本书里,我最喜欢写的是序和后记,尤其是后记,这说明,你终于写完了。故事的最后已经几乎不是最初想的样子。我想书中的事情应该是没有结束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天会写下去,因为它只是看上去没有结束罢了。怎么说结束不结束这事情?我要说的是,这次就到这里,暂时只有这些是我想表达的。作为人的本能,总是希望对方把说明事情都讲清楚。这世间再复杂的事情也能讲得清楚。但关键是讲得清楚却弄不明白,既然这样,就当我没讲清楚。我现在想的是一个很题外的东西,像我这样喜欢写前言后记的人,如果有一天写自传,是不是也要假装有前言后记?那自传这么厚都写些什么了?因你最终要回到现实,所以我宁愿将此作为《长安乱》的结局。

序言


首先我要说,这其实不是一部武侠小说,这只是一部普通小说,只是安排发生的时间比较早而已。不过着实没有办法,因为我感觉古人动不动就打起来。不安排在现代可能是觉得写从前根本没有的事情似乎比较自由,尽管历史的现实和小说也有很大不同,比如少林从来没有被谁火烧过,古人也不能随便拿着刀满街乱跑,事情的性质和后果就和现在你拿着枪满街乱跑是一样的。其实这是很早就有的一个想法,可是很难。倘若发生在现代,你无须让自己有所变化,白天发生什么甚至晚上就可以写进去,但古代的事情就没那么简单。我突然很理解为什么要躲起来写,我一直觉得每时每刻都可以写,但事实不是这样,连我这样宽容的对条件不苛刻的人都无法忍受你在书里探讨这把剑有多么好是皇上赐的什么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朋友告诉你一会儿一级方程式比赛就要开始了。不知道作为一本书的创作者是自己入戏其中不能自拔并且把自己安排到书里一个角色比较好呢,还是在上面冷眼看着自己笔下一堆人做一些自己安排的事情并时不时议论几句比较好。我想这本书是属于后者的,不幸的是我用的是第一人称,这让人很痛苦。虽然我一向觉得小说文字是最重要的,思想是其次,但事实谁都想在自己的小说里探讨一些问题,我事先有很多想法,结果发现都没有实现。而小说带给人的思考就好比一首歌带给人的回忆一样是因人而异的,我不能清楚地告诉你们我的想法,因为我有时候都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想法,结果总是能用一句话形容,过程却半天都说不清楚。最后我发现小说可能完全不是我事先想像的那个样子,不过也没有关系,无论如何,我都喜欢其中的一些部分、一些章节、一些对话。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有的时候也不错。倘若你爱那么多,就如同写《三重门》那样,想每一句话都精彩,除了让人感觉这不是小说以外,自己也很累,谈过恋爱的都知道。说实话,我对这本书没有什么很大的把握,因为有的时候写得大脑一片空白,实在不知道里面的人物在干什么;或者有一段自己特别想写的,但又不得不为此做一些漫长的铺垫。所以,一点点,就可以,倘若什么都是一点点,我想人一定活得很开心。

热门评论